首页 > 文学

回家过年

来源: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:2018-02-01 08:21:55 编辑:张立慧

王新荣

  大寒前夕,时间的脚步悄悄迈进了腊月的门槛。母亲打来长途电话问我,什么时候回来?我说,快了,快了,等忙完了这几天,我们就回来。

  村子里一同出来的老乡,也打来电话邀我一起回家。怎奈,手上的工作尚未忙完,再说,媳妇店里还未放假,只好把归期一拖再拖。

  记得去年,我们和妹妹妹夫是腊月二十七才回的家。

  原本,进入腊月后,我便能早早地回去。可是,单位上的一个同事,因家里临时出了变故,只好提前回家。我们另外几个人,便只能等到单位放了假才能走。

  有老乡说,都已经腊月二十七了,要么,我们就不回去了。即便回去,也待不了几天。我笑了笑,没有答应他。临了,我告诉他,在外漂泊了一年,要过年了,无论如何都要回去,即便到了大年三十,我也要想办法赶回去。

  老乡不解,笑我未长大,离不开母亲。

  记忆里,刚来银川第二年的春节,我和媳妇没有回去。大年三十那天,原本热闹非凡的城市,一下子竟冷冷清清的。街巷里,行人稀少,好多店铺,也都休假关了门。大年夜,我给家里打电话,母亲在电话那头,泣不成声;父亲一个劲叮嘱我,多买些年货,千万别亏待了自己。祖母一宿没有合眼,而我自己,也在呼呼北风中,泪如雨下。那个年,过得异常伤心。

  自此,往后的每一年,不论我在哪里,路途有多么遥远,我都会千方百计地赶回家。

   再者,自打祖母那年突然离开我们后,我越发觉得生命脆弱,人生苦短。父母,又是那么的不容易。他们常年累月无怨无悔地守在老家,为我们带孩子、种庄稼,心底唯一的期盼就是过年时我们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,和他们坐一坐、说说话。

  记得去年春节,表兄在城里没有回去,我们去给大姨拜年,大姨家偌大的院子,冷冷清清的,哪里还有什么过年的喜庆氛围?厨房里,也是冰锅冷灶的。案板上,堆满了各种肉食品和年货……见我们来了,大姨立马来了精神。大姨拉着我的手,眼眶红红地说,置办了这么多年货,他们一个个都不回来,我还盼望啥啊?我安慰大姨,表兄在城里有工作,请不了假,等忙完了肯定就回来了。

   大姨知道我是故意安慰她,摇了摇头说,不回来就不回来吧,人老了,就没处用了,他们啊,是嫌我烦了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看着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大姨,内心酸楚。人这辈子,生老病死,每个人都无法逃脱。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”,当我们懂得亲情的重要,恐怕,那个时候,留给我们的便只有遗憾了。

  因此,当又一个新年来临之际,我说服了自己,放弃了春节假期中的种种诱惑和理由,不论如何,新年佳节,我一定要带着媳妇回到老家去。

  回到老家,和父母、和孩子、和亲朋好友们欢聚一堂、快快乐乐地过新年。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