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学

陌上花开

来源: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:2018-04-12 07:50:25 编辑:张军

 文雪梅

风暖,水清,山明,春渐浓。陌上花已开,人间最美三月天。隔着千年的旧光阴,陌上花开在历史深处。最有名的是吴越王钱镠写给夫人戴氏王妃的书信: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”不禁让人潸然泪下。还有宋代诗人苏轼的诸多感慨:“陌上花开蝴蝶飞,江山犹是昔人非。”

这季节里杨柳摇曳,蝶飞蜂舞,风光旖旎。而在此时,信步城外,赏乡野春日美景,嗅泥土芬芳,与盛开的野花对语,心境一定朴素恬淡,内敛温婉,徜徉在花海中,那该是别有一番诗情画意。

小时候,家在关山脚下的一个山坳坳里。每当春暖花开之时,映入眼帘的是满山遍野的各种野花,白的如雪、红的似火、黄的似金,五彩斑斓的野花争先恐后绽放,像是赶赴一场轰轰烈烈的盛会,将春天的山野打扮得异彩纷呈。祖母是爱花之人,她喜欢花痴迷而热烈。

祖母常常在掐苜蓿之余,带我去看花。记忆犹新的是山上开得最早、最多的是水桃花,当春风刚刚唤醒沉睡的大地,水桃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,一夜之间,便扑啦啦地张开了笑脸。自以为那粉面的水桃花是卑贱的,你看那山峁沟梁上、崖畔水渠边,一簇簇、一丛丛,没有人精心呵护,只需借汲取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,给它一点点阳光,就灿烂无比。且一旦开花就无可阻挡,就像雪小禅写的那样:“一开就泛滥,一开就艳到荼縻,一开就无羞无耻。”故而,陌上花开,水桃花该属头魁,这当之无愧。

人以花为荣。受祖母熏陶,我喜欢折些水桃花拿回家,插在装水的玻璃瓶中,慢慢欣赏。一室花香,顷刻间满屋生辉。有了水桃花,好像把春天带回家一样,让人欣喜。

祖母说,爱花的女人必定是有爱之人。这话一点都不假,祖母一生只爱过祖父一个,可惜,岁月流长,爱情短暂。祖父很早就离她而去。祖母辛辛苦苦拉扯几个孩子长大成人,再也没有嫁过人,80多岁寿终正寝。现在想起当年陌上的水桃花,感觉祖母就是一朵水桃花。为了守住爱情,她宁愿孤独,也不违心,泛滥着的相思,不顾一切地爱着,直到死去。

当年,在基层上班时,对门住着一户人家。主人是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,儿女们都去了外地工作,平时,空荡荡的院落里只有老两口进进出出。家里的几亩薄田让给别人种,邻居盖房要多占他家的地基,他们说:“盖吧,随便盖!”老两口平时很少说话,但,眉宇间透露着一种淡淡的气定神闲。

春天,陌上花都开了。老太太穿棉质的长衫,挽着老爷子的胳膊去看花。明媚的阳光照耀着,他们漫无目的走着,边聊天边看。彼时,地里的麦子已经泛绿了,生机盎然,拔节似的长着,像一层厚厚的绿毯铺在地上。知名的,不知名的野花绚烂绽放,随风摇曳,空气中荡漾着扑鼻的花香。两位老人凝视着野花,脸上的笑靥也如花。

看淡世事沧桑,繁华红尘不过是过眼云烟,心中只剩下豁然和大度。老人的灵魂深处,就像陌上的花,不求大富大贵,平凡而美丽。惟愿心归自我,随风随雨亦随缘,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绽放,自留一抹芳香在人间。

我居住的城郊,有个叫北坡的地方,有很多果园。清明前后,一垄垄的园子里的花儿次第开放,桃花含笑,梨花带雨,煞是好看。但是,随着祭祀的、爬山的人流,我看到的却是一块块一模一样、整整齐齐的样板园子,再也找不到儿时乡下老家陌上花开的胜景了。

陌上的花最淳朴,最自然和简单。就这样无怨无悔,默默地装点了春天的乡野。

陌上花开,缓缓归。陌上的花成为我童年和少年永远的记忆,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它连接着故乡和大地,是生命的神经和血脉。

博评网